谷城新闻网-世界杯体育平台

演讲稿丨朱荣强:乡村医生,我无悔的选择
发布日期: 2022-09-29 字体:【

我是赤脚医生的后代。

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赤脚医生就是十里八乡农民心中的依靠,谁家有个头疼脑热大病小情的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。在儿时印象中,母亲常常半夜被人请去给产妇接生,一忙就是一夜,我因为无人照顾,每次都跟着母亲一起去,耳濡目染了医患之间最朴实最真切的情感,大学毕业后我接过母亲的班,在庙滩镇蒋家套村做了一名乡村医生,像母亲一样继续为乡亲们服务,用脚步丈量大地,这一干就是18年。

在农村,乡村医生没有排班,没有轮值,不分昼夜、不分四季,必须始终在线。

村里有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妻(蒋爷爷和谭奶奶),子女常年在外打工。爷爷中风长期卧床,导致背部和臀部大面积褥疮,奶奶一个人搬不动,只好请我帮忙清洗创口换药,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

来到家中,瘦骨嶙峋的爷爷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说话有气无力,褥疮已经烂得很深,不时发出难闻的气味。这样的创面清理会引起剧烈的疼痛,我一边快速轻柔地清理,一边安慰爷爷再忍耐一下,可是他还是疼得忍不住呻吟,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。

接下来,我每天上门为爷爷擦洗身体、清理创口,叮嘱奶奶做营养粥,经过十多天的精心护理,爷爷的创口基本愈合,脸色也红润了,能够自己轻微翻身。奶奶看到老伴在慢慢恢复,拉着我的手,抹着浑浊的泪水,感谢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。我告诉奶奶:你们就是我的亲人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

做乡村医生,挣不了多少钱,时间还不能自己支配,有时候连家人都顾不上。爱人出外打工,我在家照顾两个孩子。有一天深夜,雨下得很大,屋顶咋响的雷声把孩子们都吓醒了。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我赶紧起床开门,原来是关叔的老伴突发头晕、呕吐,我知道她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我不假思索立即穿好衣服准备出诊,孩子们却哭着不让我走。两个孩子,大的五岁,小的才两岁,她们需要我照顾;可另一边,病人被病痛折磨,更需要我出手相救。我弯下腰给她们盖好被子,对老大说:“你是姐姐,要照顾好妹妹,爸爸去救人,很快就回来。”说完,我拎起出诊箱,一头钻进了雷雨交加的黑夜。

雨大,风急,赶到病人家,我顾不上身上湿透的衣服,立即对病人作细致的检查,初步诊断还是颈椎病引起的头晕呕吐,随后进行对症治疗,直到症状有所缓解,我才放心离开。回到家,看到两个熟睡的孩子眼角还挂着泪水,我心里一阵酸痛,感觉特别对不起孩子。可是作为医生,在家人和病人的天平上,我的心永远无法平衡,我想,这也是所有医者心中无法言语的痛。

蒋家套村有一千多人,留守老人、留守儿童居多。这些年,我走遍了村里的每家每户,村里人的健康状况在我心里,都有一本明白账。

有人曾经问我,做乡村医生,这么没日没夜的干,收入也不高,到底图个啥?我跟随母亲的脚步,走遍家家户户,现在我和母亲一样,亲身感受到乡亲们对医生的信任,和最质朴的情感。我觉得,无论是在繁华的大都市,还是偏远的小山村,做医生,就要讲人品、重医德,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健康服务,只有这样,才无愧于天地,无愧于内心。

如今,在各级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农村的医疗卫生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,我们有了宽敞明亮的卫生室、配备了常用的医疗设备,也有了更多专业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加入到我们这个队伍中来。在以后工作中,我将和所有乡村医生一起,继续为老百姓健康服务,为党和政府赢民心,做一名优秀的乡村医生。

来源:谷城县融媒体中心

责任编辑:邓植元

作者:云上谷城
【关闭本页】 【打印本页】